-羽渊川-

反正这吞吐世俗人间烟火,只有你是我的江河湖泊。

“轰君....真的很抱歉!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


“轰君......我真的不是故意忘掉我们的纪念日的!”


“......”


“轰君!拜托请说一句话!什么都好!不然...我...我要采取强制手段了!”


“......”(os:绿谷红着脸的样子,是准备偷亲我吗?真是受不了呐)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


“嘿嘿!”(o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要被这个梗洗脑了!太上头了吧!?

想搞黄色了......


【轰出】绿谷出久7.15生日贺文

❗️阅读前请注意tag


*轰出


*相机play


*私设


*人设归原作,ooc算我


点不开点击右上角的三个点用浏览器打开哟



⬇️


正文

多喜欢你

   -初夏-




  高考在即,哪怕是四中这群几乎对学习从不上心的各位也因为黑板上一天天减少的高考倒计时感到些压迫和紧张。




  上课说话的人少了,就连王旭也为了跟上易静的脚步开始跟着老师记笔记。




  大家课桌上的书本和复习资料都堆得高高的,有人当这是最隐蔽最崭新的防御墙,用它避开老师视线玩手机,有人的资料来回翻阅,甚至熟到哪一页说的什么内容都一清二楚。例如我们的蒋丞选手,自从高三以来,玩了命的往死里学,有时候顾飞都怀疑自己和学习谁到底才是他的正牌男友。




  蒋丞选手也并非是随时随地为学发疯的人,有时候复习课太枯燥,他也会趴在桌上小睡一会儿,顾飞喜欢看着这样的蒋丞。




  立夏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打在蒋丞的脸上,变成了淡淡的轻轻摇曳的光晕。顾飞喜欢他,他的睫毛他的鼻梁,他的嘴唇,他的下颚,他的锁骨,从内而外,他都无比喜欢。




  顾飞找了一个不曝光的角度,拿出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然后面对着他一起趴着,课本在桌边围了一圈,里面就是两个人的小世界。




  顾飞伸手在他有些遮眼的碎发前捋了捋,丞哥大概睡觉都在想着学习,他的眉头微微皱着。顾飞用指关节轻轻点了点他的眉心。蒋丞抬了下眼皮,然后睡眼朦胧的望着他。




  “醒了?”顾飞说。




  “嗯,我睡了多久?”




  顾飞抬头看了看钟,“十分钟。”




  蒋丞点点头,顺手拿过顾飞桌上的矿泉水一饮而尽。




  “诶,你给我喝完了,我喝什么?”




  “吐还给你?”




  顾飞靠在桌椅上,看着他,挑眉,“我到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好意。”




  蒋丞没理他,男朋友的脸皮越来越厚了,能怎么办?凑合着过呗。蒋丞打开笔记本,龙飞凤舞的写了几个甲骨文在本子上。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顾飞问他。




  “凑合着吃呗,都行,随便。”蒋丞低头看笔记,头也不抬地回。




  “随便不行,今天日子比较特殊。”




  “特殊?什么特殊?高考倒计时17天?”蒋丞仔细想了想,今天好像没什么特殊的日子,不是谁的生日也不是什么在一起后的纪念日。除了离高考还有十多天,蒋丞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诶,我说蒋丞,你是真学傻了还是装傻啊?”




  被顾飞这么一说,蒋丞不乐意了,把笔重重往笔盖里一磕,看着他,“嘿哟,我这暴脾气,那你说,今天什么特殊日子啊?”




  “今天是520,520,520。”顾飞担心学霸的耳朵不好刻意提高音量重复了几遍。




  周敬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赶忙捅捅桌子,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什么520,大飞你爱谁啊?”




  “关你什么事儿?”顾飞蒋丞同时看向周敬。




  周敬无奈瘪瘪嘴,转了回去。




  5.20,好像是这么个日期,怎么说呢,蒋丞觉得两大老爷们儿还弄点仪式感怪怪的,但不弄点儿,好像又缺了点什么。其实弄弄也还不错,总感觉...有点甜。但弄点什么吧,又没个计划,干脆晚上为爱鼓个掌,缓解一下学习疲劳。




  “靠......”蒋丞低头骂了一声。




  这不想还好,一想全是些流氓画面,太不符合现在的氛围了。




  蒋丞选手最终还是将禁欲学霸的人设发挥得淋淋尽致,两人晚上除了吃了顿烤肉外,回到出租屋什么也没干,离高考只有十多天,蒋丞心一横还是决定遏制自己的流氓想法,毕竟520还有这么多次,为爱鼓掌也还有很多机会,不差这一天,学习,学习。




  顾飞在蒋丞的书桌旁托腮看着他做题,没有点流氓想法是假的,但奈何自己男朋友太爱学习了,就这么把他强上了有点乘人之危,实在不妥。虽然他知道,只要自己往他那边一勾,这只家猫分分钟能变成野豹向自己扑过来。




  蒋丞看着题,迟迟没有下笔,望着试卷发呆。




  顾飞觉得不对劲,开口问他:“你在做题吗?怎么?难住你了?”




  蒋丞摇摇头,“我在思考,如果把我喜欢你这件事设定成一个函数,再把你喜欢我设置成另一个函数。”




  顾飞看着他,静静听着学霸讲题。




  蒋丞在卷子上画了一个直角坐标系,“我们从同一点出发,随着不同方向,单调递增,最后又在同一点相遇,并且这两条线是对称相同的。”




  虽然听不太懂学霸的描述,但顾飞看明白了蒋丞做的图,两条弧线分布在纵坐标两侧,汇聚成了一颗心。




  这两条线是可以重合的,是相等的,不管走得多远,遭受了多少磨难,经历了多少不一样的风景,总能相遇在一起,依偎在一起,组成只属于两个人的图案。线连接在了一起,就赋予了彼此共同的意义。




  “顾飞,我喜欢你,”蒋丞说,“像你喜欢我一样喜欢你,并且这份喜欢是不减反增的。”




  顾飞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撩得有点懵,还没来得急回话,手机闹钟就响了——是给蒋丞记时做卷子的时间到了。




  顾飞关了闹钟,趴在桌上凝视着他,“时间到了,你就想出这么个题?”




  “不知道这个答案,男朋友满不满意,能得满分吗?”




  顾飞乐了,“你们学霸都是这么撩弟的吗?”




  蒋丞在锁骨上的牙印上画了一圈,开口,“那也得看撩谁了。”




  这那是家猫?分明是野猫。顾飞被他撩得一身火,拉住他的手往自己身边扯。蒋丞也不拒绝,自觉的往他身边挪,任由他抱着自己啃,这哪是小兔子乖乖?分明是小兔子坏坏。




  学霸残存的理智还是狠心的把男朋友不安分的手给拿开了,并缓缓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莫挨老子,老子的数学题还没写完。”




  -仲夏-




  首都的夏天是个多变的季节,有时闷热得像个蒸笼,有时濛濛小雨又带来些凉意。和钢厂的不同,在钢厂,阳光虽照在你头上,可一旦有风便是阵阵凉爽。




  在这样阴晴不定的季节里准备研究生考试是很残酷的事情。




  寝室热,教室热,图书馆更热。哪怕蒋丞静下心来学习,也会被闷热的空气扰得内心烦躁。




  对了,今天是5.20,寝室里的人和女朋友去约会,赵柯被他姐姐拉去逛街,更别提潘智这个不孝孙了,指不定在和哪个新马子调情呢。




  这空旷的世界就剩自己一个人,谁还没个男朋友了?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




  大概男朋友在忙着备课,早上发出去的消息,现在还没回,但是,但是!他的男朋友,顾老师就在刚才,更新了一条带着太阳表情的朋友圈......




  最怕空气突然降温,连心都跟着凉了半截。蒋丞越想越气,越想越亏,干脆在下面评论了一句,“别日了,我都快热死了。”并且配上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顾飞回复了他一个OK的表情就没有了下文......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的蒋丞同学感受不到一丝爱意。




  首都的夜晚下了一场雨,清走了白天的炎热,雨滴滴在树叶上,随着茎叶的痕迹落下,在树下的水塘里泛起一阵小小的涟漪。




  若不是这场雨来得有些急,让蒋丞抬头看了看窗外,他不会发现已经天黑了,室友都还没有回来,今天大概是个孤独的夜晚了。




  手机响了,是顾飞打来的。




  这个白眼狼,还算有点良心。




  “喂。”蒋丞接起了电话。




  “丞哥,我想你了。”顾飞说。




  蒋丞心骤然跳得有些快,呼吸也变得不均匀,他记得上次顾飞说出这句话时,回头,他就站在自己身后。




  不知道安静了多久,电话里又传来顾飞的声音,“看窗外。”




  蒋丞本能的看向窗外,几颗零星的星星悬在天上,仅此而已。




  蒋丞离开书桌,离窗户分明只是两三步的距离,但蒋丞却觉得走了一个世纪,巴不得能飞过去。




  蒋丞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他日思夜想的男朋友如梦般的站在宿舍楼下。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顾飞在电话里说。




  “靠...你特么……”




  蒋丞知道,二十多岁的男人了,因为一些惊喜酸鼻子挺蠢的,但他就是感动得不得了。




  “下来去吃大五花,男朋友。”顾飞继续说。




  雨后的风带着潮湿的空气涌了过来,空气中夹杂了雨水混合夏花的味道。




  “下来去吃早点,男朋友。”




  曾经的画面历历在目,那阵风让曾经与现在模糊的重合着。那年冬天,这个夏天,那个少年依旧如一。




  从一而终都是自己喜欢得入骨的人。




  -暮夏-




  蒋丞最近有些烦躁,他在忙着律师资格考试,顾飞最近也在忙着考首都的教师资格证。




  两人亲密的时间少了,顾飞像是抽风一样想着自己就和自己腻歪一下,想不到自己就对自己爱搭不理,这让蒋丞开始有些疑虑。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谁也说不出个准头来。就连顾淼得到顾飞的轻声细语都比自己多。




  蒋丞知道,吃人家亲妹妹的醋有点不地道,但蒋丞就是不明白这顾飞怎么一天比一天反常,自己也一天比一天多疑。




  他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顾淼,自从许行知的治疗有了非凡的效果后,这个小姑娘除了滑板,居然对手机格外感兴趣,并且玩起游戏来比自己还溜。比她那个只会玩智障爱消除的哥哥强。




  “诶,二淼,”蒋丞看了看卷在沙发上玩手机顾淼,说,“你哥最近是不是有点毛病啊?”




  顾淼没理他。




  “诶,问你话呢。”蒋丞用脚趾头推了推顾淼。




  顾淼皱眉,十分嫌弃的往旁边缩了缩。




  “还嫌弃我呢是不是!”




  顾淼不耐烦了,起身给了蒋丞一个白眼,“你,烦,傻。”




  然后逮着沙发上的猫咪回屋去了。




  “还不耐烦了,也不知道这脾气随谁!”




  蒋丞拿过放在桌上的手机,拨了顾飞的电话。




  这两兄妹简直让自己操碎了心。




  “喂?”那头的顾飞接起来电话。




  “喂,在干嘛呢?”蒋丞问。




  “我在上课呢,一会儿说。”




  一听就知道顾飞撒了谎,顾老师上课除了顾淼的电话外,谁的电都不会接,男朋友的也不例外。




  “顾飞,你丫给我挂了电话试试,你唬谁呢?”




  “我在听课,真的忙,有事儿回来说好吗?听话,乖。”




  “我tm@¥#%*”




  顾飞没顾那头蒋丞说了些什么就把电话给挂了。




  “先生,您对您的爱人真好呢。”珠宝店的小姐笑着说。




  “没有,他对我也好。”顾飞边说,边用手机调出付款码。




  营销员接过手机付了款后,将包装好的礼盒递给了顾飞。




  “祝您和您的女友长久哦。”




  顾飞接过礼盒和手机,笑着说“是男朋友。”




  顾飞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蒋丞也叫好了外卖,没错,我们蒋丞选手做饭技术有待提高,平常都是顾飞做饭,顾飞回来的晚,他就点外卖,顾淼跟两大爷们相处久了,也不介意吃饭还是吃外卖。




  顾飞一到家,蒋丞就摆脸色,顾飞知道怎么回事儿。




  “我买了吃的回来。”顾飞换了鞋说。




  “怎么?我买的不够撑死你?”蒋丞回答。




  “没有,饭后点心。”顾飞说,“二淼,吃好了吗?”




  顾淼点点头。




  “拿去房间里吃吧,”顾飞把手里的蛋糕盒递给了顾淼,“少玩儿点游戏,把老师布置给你的作业写了啊。”




  顾淼笑着点点头,拿着蛋糕一蹦一跳的回了房间。




  “丞哥。”顾飞坐在蒋丞身边。




  “别挨着我,滚边去。”




  “丞哥,猫丞。”顾飞不安分的手准确的隔着裤子摸到了蒋丞大腿内侧的牙印上。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眼看自己就要憋不住了,蒋丞打开了顾飞的手,顾飞穿着去年生日蒋丞送他的蓝色西装,戴着眼镜戏谑的看着自己,真跟个斯文败类一样,太犯规了。




  “丞哥,我错了。”顾飞在蒋丞耳边轻声说,还不忘耍流氓的在他耳廓上舔一下。




  这谁顶得住?




  蒋丞拉着顾飞的领带向自己这边带,“错了?给我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顾飞说着,在蒋丞嘴上啄了一口。




  这一啄,把蒋丞的火气全灭了,蒋丞拿下顾飞碍事儿的眼镜,吻了回去,吻了有些时候才把顾飞放开。




  “王旭来这边准备分店的事儿,我让他给你带了馅饼儿。”顾飞把包装袋拿给蒋丞。




  蒋丞乐了,“算你识相。”




  “能原谅我了?”




  “原谅原谅。”




  “你明天有时间吗?”蒋丞问。




  “你明天不是考律师资格证吗?”顾飞说着,拿纸在他嘴边擦了擦。




  “我说晚上!”蒋丞莫名有些激动。




  “啊,嗯。”顾飞知道明天是520,但他也不点穿,“明晚,干嘛?”




  “明天你就知道了。”蒋丞笑着说,“明天把时间给我空出来啊,敢放鸽子你就完了。”




  顾飞明天一整天的时间都是空出来的,他知道明天是5.20,他给蒋丞准备了惊喜,所以现在索性装傻,欣赏蒋丞的表演。




  第二天的夜晚,首都的街上挺热闹的,都是些小情侣和卖花的。




  蒋丞给顾飞发了条短信:来天台。




  蒋丞没料到的是,顾飞上来会带着吉他。




  “我靠....”蒋丞把手里的哨笛往身后藏了藏,“你特么是不是偷窥我的计划了?”




  “真没有。”顾飞说,“今天,5.20我想表现一下。”




  “行,你行你上。”




  顾飞笑了,在天台上的栏杆前坐下,拿出了吉他。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顾飞弹着琴唱。




  天台的风不急不躁,被LED灯环绕的栏杆前,男人倾情的演奏着,蒋丞真的好喜欢他。




  他拿出哨笛,跟着顾飞的节奏,奏完了这首只有他们两人明白的歌。




  音乐结束了,静谧的天台只剩些风声。




  “520快乐,我意料之外的意外。”顾飞轻声说。




  眼前这个人总是给自己带来惊喜,不论是在钢厂的时候,还是老了以后,和他回望这一辈子的时候,或是当下,蒋丞从来都没有感到过遗憾。




  选择和他一起面向未来,是蒋丞做过最正确的事。




  蒋丞做什么事都不会后悔,并且这件事尤其正确。




  选择和他一起追着光,是顾飞做过最大胆的决定。




  他是他生命里最幸运的相遇。




  “我有礼物要给你。”蒋丞说着,在衣兜里翻了翻。




  “我也有。”顾飞说。




  “我们一起拿出来。”




  “1、2、3”




  两人打开手掌,手里握着的是给彼此准备的戒指。




  “我去,顾飞!你就是偷窥我计划了!”蒋丞有些惊喜。




  “真没有,”顾飞把戒指给蒋丞戴在无名指上,“我们这叫心有灵犀。”




  蒋丞撇撇嘴,把戒指给顾飞戴上,“没事儿,我还留了一手。”




  蒋丞说完,拉着顾飞走到天台的尽头。




  地上有一片彩色的光斑,从他们脚下,往前延伸着的是一个心形符号。




  是曾经的那个函数图像。




  “520快乐,顾飞,”蒋丞说,“跟着光。”




  他拿出弹弓,精准无误的弹到了第一块砖。




  那些色彩斑斓的光斑,从点到线,如十年前一样,跳动着,延伸着,向夜空中不断蔓延,形成一幅星河灿烂的景象。




  “顾飞,我爱你。”




  “我也爱你。”




  像你爱我一样,不减反增的爱。

君の誕生日

   #微ooc 甜向 双向暗恋 胜出

   桌上的台历在本周土曜日上用金色的马克笔圈了出来,圈外歪歪扭扭的写着“咔酱生日”几个字。




  “哈......”绿谷看着台历感慨“时间过得这么快吗?”




  追在咔酱身后放佛还是不久前的事,现在他尽能和咔酱一起在雄英就读,并且再一次做了同班。




  可以和他并肩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缘分真的很奇妙呢,大家生活在英雄科A班,感觉很多事物悄然的在发生变化,又好像什么都未曾变过。




  比如,喜欢你,是从始至今未曾变过的。




  “真的吗?今天是爆豪的生日吗?”寝室门外传来切岛的声音,“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太不够义气了吧。”




  “说什么啊?我们之间哪来什么义气啊?”爆豪极其不耐烦的回答。




  绿谷打开房间门,向门外探出头。




  “咔酱......”看着门外站着的几人,绿谷轻轻叫了爆豪一声。




  绿谷的声音很小,几乎淹没在切岛几人的吵闹声中,但这声“咔酱”依旧串进了爆豪耳里,挠得他心里直痒痒。虽然不想承认,但爆豪喜欢绿谷这么叫他,并且也只允许绿谷这么叫他。准确来说,“咔酱”似乎成了绿谷的专属名词。




  “切。”爆豪抬眼瞥了一下绿谷,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喂!爆豪,你有没有听到我说啊?”上鸣跟在爆豪身后喊,“要不我们办个派对?把女生们也叫上?”




  “你只是方便你自己吧?”切岛也跟了上去。




  看着几人身影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绿谷无奈的关上了门。




  “唉,果然,”绿谷靠在门上叹气,“咔酱身边从来不缺朋友,从小就是。”




  从国小开始,咔酱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追随者,不得不承认,咔酱在自己眼里是与众不同也是他人无法超越的英雄。




  哪怕在雄英遇到了A班的各位,和大家经历过大大小小的事情,收获了真正的情谊,也被大家当作朋友来爱护,但自己心里总有一个无法再容下他人,无可替代,只属于咔酱的位置。




  “真是的,”绿谷用手臂胡乱擦了擦眼角边差点掉下的眼泪,小声嘀咕“你到底...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啊,混蛋。”




  绿谷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就出了房门下了楼。




  女生们都已经知道了今天是爆豪的生日,大家聚在一起正在讨论什么。




  “出久!”御茶子向绿谷招手。




  绿谷点头示意,笑着走了过去。




  “我们在讨论给爆豪准备一个生日会”御茶子说,“你跟爆豪认识这么久应该知道他喜欢什么吧?”




  “小爆豪喜欢的.......”哇吹歪着头说,“他也会喜欢水吗?泳池派对怎么样?”




  “梅雨...”耳郎打断她,“不是每个人的个性都是蛙啦。”




  女孩们为爆豪的生日讨论得很激烈,似乎没有人关心绿谷的提议。




  分明平常都只有自己会烦恼该在爆豪的生日里做些什么的,可现在大家好像比自己还积极,怎么说呢,感觉自己的人被大家分享了,好像有些不甘心。




  “绿谷?”




  身后有人叫了他一声,是八百万。




  “大家都在为爆豪的生日想注意呢,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八百万走到绿谷身边。




  “诶诶诶?没有没有。”绿谷有些惊慌失措。




  “怎么了吗?”八百万笑着说,“你和爆豪应该很熟啊,难道说,你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




  “说实话...”绿谷摇摇头,“他们想的办法好像都比我优秀,果然,还是不要去添麻烦了。”




  绿谷挠挠头笑着说。




  “诶?”八百万看着他,“绿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绿谷很了解爆豪吧?”




  不了解,即使想要去了解,也不知道爆豪到底想要什么,当英雄吗?还是永远的第一?不是啊,这些不是绿谷想要从爆豪嘴里听到的。




  “是我...冒犯了吗?”八百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绿谷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只是...我做什么,爆豪都好像不喜欢啊!”




  八百万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绿谷低下头不说话。




  半晌,八百万先开了口,“不管是不是对方想要的,心意传达到了,也会让对方感到无比温暖吧?”




  “绿谷是比大家都要了解爆豪的人,这样看来,如果无法喜欢绿谷为他所做的,那大家为他做的不更多此一举吗?”




  生日惊喜也好,自己的心意也好,绿谷都想要统统传达给爆豪,但一想到,如果自己的言行会让爆豪心生厌恶,绿谷便十分胆怯。




  像一直在寻找正确答案的人,打了无数次草稿,换了无数次思路,最后依旧不得善终 。




  大家都在尽心的为爆豪准备生日惊喜,准确来说并不是惊喜。因为大家都在爆豪的眼前忙东忙西的,爆豪对自己的生日没有太多期待,不过是长大一岁,不过是依旧想要成为NO.1的英雄,不过是得不到心中真正想要的。




  春天的太阳在空中停留的更久了,依依不舍的探出半边脑袋,余晖衬在天边,晚霞把整片天空染成了淡淡的红。




  经过几周的训练,大家早就想找点借口放松了,还没等天完全黑下来大家就在雄英宿舍闹得热火朝天。




  爆豪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眼神却四处游离,他根本没有看到绿谷。




  该死,连一个聚会都不见人影,把自己当什么了,真认为自己个性觉醒了就变得不同了吗,愚蠢,臭久。




  爆豪咬咬牙,把桌上的一杯饮料一饮而尽。




  “咔酱......”那个绿茸茸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自己身边。




  “有什么事快说。”爆豪头也不回的开口。




  绿谷低下头,双手背在身后,藏在手心里的礼物几乎快要被自己抓坏了。




  “我...我那个,,,,,,,”绿谷咽了咽口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连送个礼物都会让自己如此紧张。




  未免也太没出息了吧。




  越是看着绿谷吞吞吐吐的样子,爆豪越是期待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可越是期待也越是让自己不耐烦地火冒三丈。




  “你要说什么就...”




  “都在搞什么!”




  爆豪的话还没说完,宿舍里就响起了让三年A班都害怕的声音,相泽老师出现在门前几乎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大家的吵闹声都停止了,只有耳郎用个性操控的音响在放着摇滚乐。相泽老师用个性消除了耳郎的个性,整个宿舍变得更加安静,所有人都像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等着大人的责罚。




  “老师,”饭田天哉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请容我解释。”




  饭田天哉用极其标准的官方站姿站在大家面前,“老师,今天是爆豪同学的生日,爆豪同学无法与父母庆祝这样重要的节日,作为同班同学我们希望可以给他一个难忘的生日。”




  “什么东西?!”还正在望着绿谷发呆的爆豪回过神来大吼,“我可没有让你们为我办什么派对吧?别忘我身上推责任。”




  “三分钟。”相泽老师懒洋洋的开口,“把这里收拾干净全部滚去睡觉,明天早上的训练,谁迟到,有你们好看的。”




  大家先是呆滞了三秒,然后十分匆忙的开始打扫起硝烟后的战场。




  “切,该死。”爆豪抱着双手看着大家,丝毫没有帮忙的打算。




  “爆豪同学!”饭田天哉托了托眼镜,“身为派对主角,你有权利帮助大家一起打扫,大家可是为了你。”




  “闭嘴,做梦。”




  爆豪说完向门外走去,彷佛想起什么似的,爆豪回头指着在一旁帮忙的绿谷,开口,“你,给我滚出来。”




  “我...我吗?”绿谷一时没反应过来。




  “废什么话?给我快点!”




  绿谷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然后木讷的点点头跟在了爆豪身后。




  爆豪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绿谷的大脑飞速旋转,捉摸着自己今天从早到晚的行为好像没有哪里惹爆豪生气了,可眼前的这个人却散发着让人畏惧的气息,无论如何,绿谷是真的不想再不明不白的和爆豪打起来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爆豪慢慢停下了脚步,绿谷因为想的太出神直接撞上了爆豪的后背,




  “唔......”




  爆豪的后背很结实,撞得绿谷本能的闷哼一声。




  “对不起,抱歉,我没注意。”绿谷赶忙解释。




  爆豪转过身来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人。




  已经深夜了,绿谷借着空中微弱的星光看着那双红色的眸子,那双如火焰般炙热明亮的瞳孔就那么注视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朦胧夜色恍惚了视线,还是自己胡乱的臆测,绿谷视线里的这个人虽然散发着让人难以接近的戾气,但他双眸袒露出的却是如炉火般的温暖。




  爆豪走近绿谷,近在咫尺的距离让绿谷不禁的向后退。




  “喂,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吧?”爆豪说。




  “我?诶?”绿谷望着爆豪,又迅速低头,想了想,吞吞吐吐的开口,“生日....生日快乐,咔酱......”




  “去死,你知道我想听你说什么吧?”爆豪皱眉看着他。




  “我...我...”绿谷不解爆豪的意思,他没往别的地方想。




  说喜欢你吗?




  别开玩笑了,绿谷遏制住了自己突然萌发的想法,爆豪不会想听到这句话的。




  “说啊。”




  爆豪还在不断向自己靠近,绿谷已经无路可退了,被他逼得靠在了身后的树桩上。




  绿谷低下头,紧紧抓住胸前的衣服,他的心脏在无规律的跳动着让自己有些适应不过来,所有的话被堵在嗓子眼里无法吐露。




  他觉得难受极了,委屈极了,只有不受控制的眼泪不知不觉的盈满那双绿宝石般通明剔透的双眸。




  爆豪迫切的希望从他口中得到自己想听到的答案,他知道绿谷会说什么,但看绿谷此刻的反应爆豪的自信好像快要消耗殆尽了。




  “说喜欢我。”爆豪重重的将拳头砸在绿谷靠着的树桩上低声说,“说啊,说你喜欢我。”




  已经不想花费更多的时间去试探猜测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早该有个结果了。狡猾也好,自私也好,把主导权转移在自己这边只是为了想听到对方住动承认“喜欢你”。




  不过爆豪好像还是输了,从要求对方向自己坦白时,自己就败了。




  “诶?”




  绿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春的夜晚,拂过的风带着些凉意掠过脸颊,风干了眼泪留下的痕迹,却散不去双颊滚烫的感觉。




  “说啊……我都....我都已经.....开口了。”爆豪有些哽咽沙哑的声音回答得万分艰难。




  “喜欢,我喜欢你哦,咔酱。”




  像是全身绷着的神经找到了所归之所,爆豪松了一口气,低头抵在绿谷胸前。




  “干嘛不早点说出来?笨蛋。”




  “因为咔酱......总是摆出一副及其厌恶的表情啊。”




  爆豪抬头十分不爽的向他大吼,“哈?有吗?!分明是你唯唯诺诺的样子才让我火大吧?!”




  绿谷有些委屈的瘪嘴看着他,爆豪被他这么一看心里的脾气全部消散了,恨不得捏着他带点肉肉的脸蛋儿啄上两口。




  “算了算了,”爆豪一把将绿谷揽到自己怀里,低头在头松软的头发上轻轻蹭着,“从现在开始,好好的吧。”




  绿谷环住爆豪的腰,紧紧抱住他,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和开朗。




  “嗯!”




  两人不知道抱了多久,才依依不舍的松开,绿谷把一直没有交出去的礼物递给了爆豪。




  “这个...是给你的。”




  爆豪还没仔细看那是什么,远方就传来了相泽老师的声音。




  “你们两个在这里给我偷什么懒?”相泽消太抱手看着眼前的两人。




  “相泽老师...不是,没有...”绿谷赶忙解释。




  “没有?也没看你们出力啊。明天早上,你们的课不用上了,把雄英宿舍周围的杂草清理了。”




  “诶?诶?!不行的老师,我很抱歉!但是...不行啊…明天...可是欧尔迈特的课.......”绿谷当即打开了碎碎念的模式。




  “跟他废什么话啊,走了,臭久。”爆豪大步掠过相泽消太,完全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哈?”等反应过来,爆豪已经走得很远了,绿谷连忙向相泽消太低头承认了错误后,赶上了爆豪的步伐。




  绿谷跑到爆豪身边,喘了口气,刚刚说完话就突然跑起来,空气一下子就灌入了支气管内,让绿谷不适的咳嗽了会儿。




  爆豪完全不理会几十米开外相泽老师的注视,台手拍了拍绿谷的后背,“跑这么急干嘛?我又不会丢下你。”




  “没有啦……”绿谷低头说,“只是看到咔酱走在前面就忍不住想要赶快跟上你。”




  爆豪看着他坦白的样子,脸上还因为不好意思变得红彤彤的,心里真的喜欢的要命。




  “是想离我近点吗?”爆豪勾着嘴角看他。




  “啊...嗯。”绿谷抬头看他,又低下头,缓缓的点头回应他。




  “拿上你的礼物,来我房间。”爆豪说。




  “诶?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啊?”绿谷不解的看着他。




  爆豪四处看了看,然后贴近他的耳朵轻声说,“如果你想让我在这里拆礼物,我也不介意。”




  绿谷依旧满脸疑惑,他的礼物根本没有包装啊,但忽然间,脑袋里就飘过了天马行空的想法。




  “不会不会!绿谷出久,你太色情了!”绿谷摇了摇头,试图摇走那些可耻的想象。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已经走到前面的爆豪回头说。




  爆豪已经走进了寝室,绿谷在门边犹豫了一会儿,还没敲门,门就开了。




  “进来。”爆豪藏不住笑意的眼睛望着他说。




  绿谷点点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羊入虎口。




  “这个.....”绿谷把一直握在手里的欧尔迈特玩偶递给了爆豪,“生日....快乐.....”




  爆豪接过礼物,注视着绿谷因为one for all力量弄伤的手臂,问他 “疼吗?”


  曾经那个白白净净的小家伙现在却因为继承了one for all的力量吃了不少苦,脸上也褪去了稚气,总是一副老大人的样子想要保护所有人。



  啊,他保护了自己很多次。




  心里说不出的心疼和自责。分明该是自己去保护他的啊,爆豪巴不得能替他承担这些消逝不去的痕迹。




  绿谷笑着摇摇头,“不疼了,没感觉。”




  爆豪低头在他的裂痕上落下了轻轻的一吻。




  绝对不能让喜欢的出久身上留下更多的疤痕。




  “咔...咔酱?”绿谷手足无措地望着他。一时间,尽然从脸颊红到了耳根。




  “啊....那个...”意识到自己不受控制的行为,爆豪挠挠头岔开了话题,“礼物...你就送这个?”




  “如果...如果咔酱不喜欢的话,我可以送其他的,画报,手办或者其他欧尔迈特的.....”




  这个家伙分明没有变啊,爆豪注视着他,傻傻的样子却依旧给人带来温暖,一直是自己喜欢的样子,从始至终都是。




  无论如何都想成为NO1.的英雄,是为了可以不顾一切的保护他,所以不希望他走在自己前面然后万事逞强,甚至于和他并肩都会担心他受半点伤害,这家伙又蠢又笨总是顾不上自己就先顾别人,想对他好好说教一番,又舍不得自己的小家伙受委屈。




  他真的对他喜欢得不得了。




  爆豪握着绿谷的手向自己这边拉了拉,然后撑住他的后脑勺,他的发质很软,不知道嘴唇是不是也很软,或者,很甜。爆豪松开他的手,抬起他的下巴,拇指轻轻的触上了他的唇,把他的嘴掰开了小小的弧度然后吻了上去。




  很软,是春天清新柔软的味道。




  “唔......”绿谷有些吃惊,眨巴着绿盈盈的双瞳直直的盯着他。




  爆豪不为所动,紧紧扣住他的后脑勺,直到他的嘴里充斥着自己的气息。




  爆豪像尝味似的,舔舐着他的唇瓣,恨不得在他身体各处都留下自己的记号。




  绿谷就这么乖乖的任由他一步一步霸占着自己,爆豪舌尖的温度好像烧的自己浑身都在发烫,把脑袋里残存的理智也一并销毁,绿谷笨拙的回应着他。




  爆豪微眯的双眼看着这个满脸通红还在努力回应着自己的人儿,心里喜欢的要命。初吻谁都没有太多经验,但是爆豪却在尽力温柔的品尝他的香甜,生怕自己不注意咬疼了他。




  这个家伙就不同了,像尝了甜头的小孩,有些胆怯的向对方索取更多,不懂节制也不想节制。




  爆豪离开绿谷的嘴,嘴角边还顺带着接吻时留下的银丝,绿谷伸手碰了碰嘴边有些冰凉的液体,心里羞的不行。




  爆豪用指腹帮绿谷抹去那些暧昧的唾液,与他额头相抵,低声说,“这个礼物可比玩偶实在多了。”




  这大概是长这么大,收到过最珍贵的礼物。




  绿谷的唇离他不过几毫米的距离,喘出的气打在他唇上,然后软软的贴着爆豪的嘴角说,“那请咔酱尽情的拆开你的礼物吧。”




  爆豪吻住他。




  “我真是,败给你了。”